年关随想——时间脱敏

我虽然提出了“思维模式”这个概念很久了。可是其中的机理,其中是否存在合理性,又实在是非常渺茫。

每每想到时间的时候,心情就变得晶莹。

其实纯粹偶然。

得到一个刺激,促成一个对刺激的反馈。人无非就是这样。可是一些反馈是不浮于表面的,也就看不出来。这些足够随机的刺激,足够随机的信息源,在慢慢地改变我们的思维模式。

就好像年底的新型病毒传播一样。SARS已经过去了多年,可是似乎也未必在信息上给予群众多少遗留的记忆。他们在漫长的刺激中,终于又丧失了敏感。

这一方面,的确是因为生命在物理上的限制——人的生命总是极其有限的,这导致人们往往对一些突发的、小概率的、极其严重的问题脱敏——这一代人获得了血的教训,下一代人又将要重新来过——这句话自然是站在想界的角度。

是的,你们真是宛若全新的人类。

可是,哪怕有所经历。也实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如果没有发生病毒的大面积传播,那么绝大多数人的意识中将再也不与之交织。

这是,当时间有限放长时,人们变得迟钝——这或许就是思维模式的魔力了吧!

无论你的想界多大,无论你有多少经历,如果不注重自己的思维模式,就隐隐地为自己埋下了陷阱。


写这篇短文,是看到白稚卿的视频。

很难想象。但加上时间,又似乎很容易想象。我开始想象想象了,此为递归。

我一想到。

时间。这个东西。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好像在语言中遗失了我的思考。

我的人生也在溜走了。溜走呢。

我希望看到这些文字的人,

可惜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希望。

我的视界又在哪呢。

说来,视界论也还在懵懂之中。


我一想到。

啊。我一想到。

我的脑海里到底还有什么呢。

唉。我一想。终于。

我终于想不到。

这大概就是节日的终极意义吧。

用来。

纪念那些,虚幻的火。




最后。坚持和自我感动是两码事。

自我感动,描述的是,是思维模式反过来作用使得想界趋于封闭,失智的表现。是结果。有时是期望。

而坚持,只是一种行为罢了。

既有自我感动的坚持。

也有别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