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质、稠密和内卷——幻想学与现代社会杂谈

城市群落

我觉得仍然有必要以更通俗的语言来解释幻想学。因此决心阐述我眼中的幻想学。不过此篇仅仅只是一个试水,随意记写而已。如不介意,但看无妨。

我常常在各时各刻看见幻想学的影子,每每契合,喜不自胜,溢于言表。

这一方面,是因为幻想学就是来源于生活,另一方面,幻想学与现实又并不一致。

流行与同质化

城市,城市。

当我想到城市的时候,纵横交错的区域就开始构型,其次是人群,其次是噪声。

image-20200107075607311

当噪声也构造完毕的时候,城市的雏形便有了。

表层社会/表观社会

但现代化建设所带来的,却不仅仅是一个城市。是一座座城市,是全球成百上千个大规模都市。交通网所连接的血脉,让城市形成进一步的城市群落。城市群落,构成了表层社会。

城市群落

一个表层社会,就是从宏观、从大局上的人类社会。这样一个角度上,人类社会的细节、个体的人都被抹去,剩下的,是社会的模式、潮流,以及城市群落的相互作用。

image-20200107081044216

我们可以把这样的表层社会比作一团流体,每一个城市都是其中的微团,城市群则聚集形成水体。微团(城市)可能不产生过多的性质,因为它们特别小,处于宏观的底层。表层社会则可以体现出各种特征出来。

同质化

如今的城市一个比一个更像从同一个模子中塑造出来的。消费主义和工业化的泛滥,在促进了社会福利的同时,又消除了社会差异。城市就愈来愈趋向同质化。

我们知道,社会差异的形成,跟社会环境的变化离不开关系。同时,由于大规模技术的应用,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差异所带来的技术差异越来越小,而相对应的知识差异也几乎没有了。

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基础,还剩下些什么呢?

真正剩下的,只有经验差异。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不同之处,现在已经不再受到理论高度的制约了(或者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上,会产生定向的差异,比如一个物理学博士和医学博士,但从广大的知识体系的角度,人与人的通识理论水平已经相当接近)。

这,一方面使得人们的知识水平普遍提高,从而对理论主义失去应有的推崇(习以为常),另一方面,就会导致经验主义的盛行。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经验主义才能成为有效的信息。

经验主义/理论主义:这些名词无非是强调以什么为主,偏向于什么。

经验,经验,人们老是在贩卖经验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失去对理论主义的追求。

我们再来看城市的同质化,城市的同质化,就是因为基础技术的底线已经足以覆盖大多数基础建设的需求。这跟社会的知识水平的同质化,有着相似之处。

这样,就涉及到了幻想空间。我们不妨把其中关于幻想学的内容抽象出来。

稠密幻想空间

在《幻想学引论》上,已经谈到了幻想空间。

我们可以简单地认为,一个幻想空间,就是一个人地大脑中所有幻想的集合,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但在引论中,暂时还并未提到过幻想空间的性质(密度)。

我们不妨想想同质化会导致什么?

如果大家头脑中的东西都基本一致时,那么就出现了同质化。而同质化,人们在交流信息的时候,便很难逃出思想的圈子。每一次交流,每说一次话,都是对已有的想法的同义重复。同义重复,就会加强思维模式。

思维模式,指的就是人对不同幻想的记忆深浅和次序先后。比如,一个学过英语的人,面对一串英文字母,首先理解的不是字符的图画特征,而是它的语义。一个经过哲学训练的人,对于同一个词汇的理解,可能比一般人更深刻。一个通读历史的人,对于任何一件事,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它的历史渊源。所谓,简单重复,这样的操作无疑对一个人的思维模式产生无形的影响。

但是,我们每一天的经历固然有重复之嫌。又实在是不尽相同

因此,在加强了思维模式的同时,还产生了一些额外的效应。这额外的效应,就体现在幻想空间的稠密化


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幻想空间的直径来定量地评估幻想空间的大小。

一个幻想空间,在没有高阶联想的情况下,可以用一个图来表示。如下图左所示:

image-20200107061546554

上图的红色折线,就是这个幻想空间的一条直径)。

直径,就是一个图中,任意两个节点之间距离的最大值。

当我们往这个幻想空间中加入了一些新的幻想和联想之后,如图右所示。可以发现,当这些新加入的幻想总是和中心的幻想相联系,也就是之前所说的,“每一天的经历有相似之处”。这时,我们发现,尽管增加了一些元素,幻想空间的直径却保持不变。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认为幻想空间的大小没有发生变化。

但是,幻想空间的内部组成和结构,又确确实实发生了改变——幻想和联想都增多了。

这,即是幻想空间的稠密化。

image-20200107063511393

如图所示,紫色节点原本只连接着3个幻想,而现在却连接着7个幻想。它的重要程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幻想空间的密度上升,意味着大量同类型经验的涌入,但是幻想的边界扩张却十分有限。便很容易形成大量的特征群联想。当我们在大脑中思考的时候,将会更加容易想到这个紫色的幻想,这个节点就可以称作一个特征

特征群联想,是指一大堆的幻想和同一个幻想相连,中心的节点成为特征。如下图:

特征群联想

梗和人类的本质

每一个特征群联想,都意味着大量的经验指向了同一个东西。因此,新得到的经验,都有很大概率让你想到同一件事情。(这也便是一种思维模式。)

这样的同一件事情,便是梗。

当人们总是想到同一件事的时候,这就形成了“人类的本质”现象。

当幻想空间越来越稠密,特征也就越来越多,梗的数量也将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总是比一般人了解更多的梗,从平凡的事物表象上看到更多的特征。这些特征,也成为了定义其人格的重要因素。

稠密定理

如何保证一个幻想空间只发生稠密,但幻想空间的直径不变呢?

下面引入稠密定理:

稠密定理:若幻想空间直径为R,则对任意幻想之间引入一条长度$\leq$R的联想路径,幻想空间直径不增。

这个定理很显然,也很直观,我们不妨举个例子。如下图,添加了一条路径以后,幻想空间的直径反而减小了。

image-20200110041428865

注意到这样的操作(引入一条长度$\leq$R的联想路径)是可以无限重复的。

特别地,若引入的路径全新,并且长度=R,则幻想空间的直径不变。

image-20200110043014429

稠密与边界

稠密定理告诉我们,如果两个事情之间已经有了简单的解决方案,此时再去寻找更繁琐的步骤,不过是徒增复杂程度,对幻想边界并无助益。

但即使我们已经某种意义上站在幻想的边界上,也很可能并不能起到增加直径的作用。如下图,就算从边界向外继续探索,也可能会汇聚到一起。

image-20200110041811322

这一切都在说明,幻想空间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边界。或者说,幻想空间的所有幻想都是边界。

幻想空间的有界与无限*

有界:如果一个世界网的直径是有限值,则世界网有界。

有限:如果一个世界网的幻想总数是有限值,则世界网有限。

这跟平常所说的有限/有界的内涵其实是一致的。

注意:有限一定有界,但有界不一定有限。(这很容易想)

特别地,一个一阶联想丰度为1的幻想空间,必定有界,且其直径为1。

信息时代

同质化无论在表层社会还是底层社会都有明显的体现。这在侧面上说明,表层和底层具有结构上的相似性,它们很有可能是至少同态的。

同态,就是在两个东西在某些部分是相似/相同的。

我总觉得信息时代这四个字,要比一般的理解深刻得多。

是的,这固然是一个网络发达,沟通便利,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时代。可是,毕竟也仅仅在信息上变得发达。人们只是更容易同质化,更容易稠密化,却不见得在幻想空间的大小上做出什么提升。这就是所谓信息时代

当然,要探寻幻想的边界。本身就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只是相比较地说,信息时代并没有显著改善这件事的困难程度。人们接触的多了,似乎创新的概率就会增大, 但现实往往是信息爆炸,人们被海量的信息淹没。

我想到了边界幻想学,这大概只能作为边界幻想学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了。可我暂时也想不出什么理论性的东西来。只好搁置罢。

同质化,真的不是一件坏事。尤其是因为交流而产生的同质化。

但是,如果连思维模式也同质化了。那便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了。

我们固然可以知道同样的知识,了解同样的机理,但最核心的差别永远是如何看待,如何思考,如何选择。这才是区分一个人的关键,


我要谈一谈现代思维,是指由于现代生活所带来的对某些方法论的推崇。

方法论,就是要做什么事时的安排。比如,“先用筷子夹点开胃菜吃,再用刀叉吃主餐,最后来点饭后甜点”,就可以算作你对吃饭的方法论。

终身学习

少年得志,是古往今来的人生一大快事,是人人追求的荣光。

但这毕竟是过于古老的东西。我相信,学习总是需要时间的,天赋只是缩短时间,却不能避免时间。

而凡人的天赋总归是有限的,从而学习的时间也不能太短。那些所谓神童,必然也是在极小的方面获得有限的成就。因此,表现虽好,而想界却十分有限,这就不能算作智能的表现。

终身学习,才是智能的表现。

景观

景观,就是宏大、潮流的形式。

什么样的算是景观呢?比如,拜金主义就是一种景观,996就是一种景观,政治宣传也会成为一种景观。

热景观 vs. 冷景观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088920/answer/968868849

并非所有的景观都有情绪,或者真挚。

如果富有感染力,就是热景观。反之,就是冷景观。

只有热景观会令人产生共情。冷景观,则让人感慨世态炎凉。但追根究底,不过是一种平常现象。

什么样的景观会是冷景观?

令人诧异的是,哭常常是一种冷景观。当一群人在哭的时候,你也可能无动于衷。

笑,却常常是一种热景观,当一群人在笑的时候,你往往也会笑——这便是情景喜剧中要加入模拟笑声的缘由。

这是因为,使人发笑的东西往往人们乐于分享,使人悲伤的东西人们往往通过亲历来获取。

但也并非绝对如此。鲁迅曾写道: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冷景观的形成,跟信息的传播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一个景观的信息被足够地传播,那么就会起到睹物思人的效应。一个景观,究竟或冷或热,最终还是取决于一个人的想界。而景观的温度,则具体的取决于思维模式。

内卷

社会在一步一步变得浮躁。但这种浮躁又不仅仅停留在表象上,人们各个都睁大了双眼,紧盯着潮海上的浪尖。

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个透明的、封闭的、坚固的容器。

容器里装了半箱水。

开始,加热。水,沸腾了。慢慢,蒸汽充满了整个容器。

继续加热,继续炙烤。

容器内的水分子更加疯狂地布朗运动。但始终逃不出这一方坚固的牢笼。

这,就是内卷

重复 ≠ 内卷

一个单调枯燥的——简单重复,谈不上内卷。这也是人们常常所有的误解。一个典型的案例如下:

下面是一位记者和一个放牛娃的对话.
记者问:”你为什么放牛啊?”
娃娃答:”为了攒钱呗!”
记者又问:”那攒钱干嘛呀?”
娃娃说:”为了讨老婆.”
记者继续问:”为什么要讨老婆呢?”
娃娃又答道:”为了生娃!”
记者追问着:”为什么要生娃呢?”
娃娃思考了几秒,答道:”为了放牛啊!”

这实在单调。因为是完全的重复。

而内卷,则不是重复。拿放牛来说,一定要产生代际的不同。这意味着,有可能是下一代的放牛娃数量变多,有可能是牛群扩大。种种原因,导致相似在数量上疯狂积累,从而内卷。

但内卷又离不开重复,因为内卷所发生的这一方场景,又实在需要重复。

因此可以如此说:

内卷一定有重复,而重复不一定内卷。

稠密 ≠ 内卷

稠密和内卷也是不同的。

因为稠密和重复都可以在幻想空间中找到定义和表现。我们不妨谈谈幻想空间中什么样的现象可以称得上是“内卷”。

不妨类似地,想象一个场景:

假设你正要高考。但这个高考十分古怪。考试科目的顺序是不固定的。

你是一个喜欢临时抱佛脚的人,你喜欢在每门考试之前打突击/短期记忆。(假设这样的突击很有效,比如:假设你会量子波动复习法

这时,在每次考试之前,你都不得不复习所有没考的科目。

但你的脑容量有限,每次看完新的,旧的就会相对忘却。

这时,虽然你一直在不断复习,但是却十分吃力。因为脑容量几乎没有变化,但是知识的总量却随着复习不断增加。这让你倍感压力。

这时,便发生了幻想空间的内卷——幻想空间不断扩充,但是其思维模式中处于优先地位的幻想数量却基本不变。

这显然跟稠密现象有一丝南辕北辙的味道。


我们可以看到,重复和内卷都和思维模式密切相关,而只有稠密才仅仅与幻想空间本身的性质有关。但即便如此,同质、重复、稠密、内卷等现象之间仍然互相交叠,时常互相影响,交错发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