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之海

——在云端,寻找我的星匙。

阅《柳文扬-科幻小说选本》

柳文扬的笔风,或者他写的大部分故事都不在我的兴趣半径以内。

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某些优秀的故事,使我产生强烈的共鸣。

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两篇:

  • 《闪光的生命》
    • 一台复制机,偶然复制出了一个只能存活半小时的你,你会做什么?
  • 《一日囚》
    • 把一天过上成千上万遍

假如心有灵犀的话,你甚至可以感受从题目中感受一种强烈的对立。

还有些我需要翻看才想起的故事:

  • 《冰盖》
    • 异态生物 + 拟人情感
  • 《天梯》
    • 异态生物(虫族),类似三体人
  • 《是谁长眠在此》
    • 异态生物(沙子)
  • 《兔子》
    • 悬疑型QA
  • 《漩涡与大船》
    • 空间折叠
  • 《T-mail》
    • 纯信息的时间旅行,所有时间影响通过文字传输实现
  • 《偶遇》
    • 赛博朋克 - 虚拟现实
  • 《圣诞礼物》
    • 高维生物的可能的capability,如:空间折叠,时间折叠
  • 《外祖父悖论》
    • 经典时间机器

……这里暂且不表。

我常常思考(或者至少思考过)生命的意义,或者生活的意义。但从连续性假设上来看,这两者又是同一件事物。

不知有多少人看过谢熊猫君在知乎提问《假如把一个人粉碎成原子再组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人吗?》中的回答。至少在很久以前我初看到时犹如醍醐灌顶。

当然,他是翻译的这篇文章:What Makes You You?

人的概念本质上离不开时间,这也足以证明人的四维性。也就是说,人在概念上是四维生物。

期望一种闪光的样子,即使那是世界末日也无所谓。

绝对的个人主义,就是淋漓的个性;即使不讨人喜欢,也不在乎别人喜欢。就要羡慕。就要感叹于他们悠然自得,幸运至极的自我陶醉。

我想这样的闪光的自我,是脑海里最美的景。然而它毕竟与世不容。

想象这是你生命中最后的时刻。music on.

时钟滴答,那中轴线沿着你的眉心从虚空中穿贯。

tik,tok,tok,tik。

我知道你心中的那个人在哪。在那明亮的方形建筑里。

你们总是沉默不言。我知道沉默是你给自己最好的礼物,在寂静中你才可以收获稍微的自由。当你抬起头,你看到的满眼都是拘束。

你们心照不宣。


我开始有点浮夸了哈哈,

重点是,

《闪光的生命》,告诉了我生命的瞬时性。

你虽然看着生命的时间很长,但是对于宇宙的无限来说,那就只是一个点。一个无限小的点。

我们只能在我们的视界里把握这须臾的一段。二有的还把握不好,丢失掉所有的机会。我自然不是说,遇到异动就要往上冲。但是,具有冷静的抵抗力,具有分辨真正美好的机会的时刻的能力,难道真的一定那么稀有吗?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当我的一生将在半小时后结束,我要做什么?

我最想要说的话,我最想表达的行为,在我遥不可及的彼岸,难道没有真实的矗立吗?

嘿,如果我,我的身体里还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真实,我想要勇敢地表达。

终于我可以忘掉那些深远影响的事,彻彻底底地享受当下!

Passive Happiness! 难道这不也是真实的快乐吗。

三年,三年又三年。三年真的有那么长吗?时光快速的流逝!现在我只剩半个小时!

终于我可以毫无顾忌地执行我的使命,终于我可以不用反复思考直到心思衰竭。

拖延是生命最大的敌人。它让无数本可以闪光的人黯然离场。

如果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有一个特殊的使命。那么,在这极其有限的时空里,做到了。便是伟大的价值。

可是,并没有人思考,在这半小时以外的事。

这叫做,30分钟以内的幸福。它是一个对数高斯,在时间用尽时迅速收敛于零。

所有的一切,只为在那一小段美好的昙花一现。

我好像在潜意识地讽刺这样的虚无主义。当一个人生下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他在这有限的一生中最应该做的是什么,他具备了完整的人格和完美的认知,这样的人是多么令人羡慕啊。

但是,难道我们也不是具备完整的人格和接近完美的认知吗?虽然大家嘴上说做不到做不到,可是心底的理性早就千锤百炼了。道理谁都懂。我们只是缺少一个强烈的,可以不顾一切的incentive罢了!

生命终结约束就是这样,强烈的、排他的incentive。

这应该算是一种对懒癌的终极良药。

哈哈。

一切关于时间的命题都让人着迷。在思辨的深海中你甚至会忘掉文笔的拙劣,那些海面上聒噪的细节。现在只想潜入那宁静海,去探究关于眼泪的踪迹。

时光让人掉眼泪,时光也让人眼泪干涸。它不是另一棵枣树。

然而枣子也未必好吃。

我还是作我的苹果罢。

《一日囚》,这个思想是不是起源于《土拨鼠之日》或者更早的,我懒得去考证了。但我想说的,这个风格更像是《信条》,因为世界并非完全的重复,而是变成一个复杂的重合体。

这样的世界观,我认为是从收敛的角度来看待时间穿越的。因为从一开始,所有的痕迹就已经暴露无遗。

收敛是相对于迭代而言。但是,从不同的视角来看,有的人是迭代的,有的人则是收敛的。在《一日囚》里面,“我”是收敛的,但是受刑的人却是迭代的。

我一直认为对于新的生命形态,不要以人类的情感对衡量它们的感性。

就像星种,那些出生在星空中的,具有超长寿命的人,即使它们的身体形态还跟地球人差不多,但是它们的生存逻辑和社会伦理却可能跟我们完全不同。比如说,拿智力来说,如果又成倍的时间用来学习,那么一个人在上百年的知识积累以后,很可能会在智慧和思考上产生质的突破。

时间宝贵。

正因为时间太过有限,智商和天赋的优势才占据上风。

这便是人世的秘密。

但是,若是能够做到持久的思考,持久的阅读,可以真正的忘我,会不会稍微有希望呢?

答案需要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