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我不禁开始思考。也许我太久没有思考。思维快要干涸。

多数人只有在无聊的时候才会尝试思考。这样子,思考作为他们摆脱无聊的工具。

但作为幻想家。或者要称为幻想家的人。或许又要不一样。

这是一个无聊的时刻,和过去的、未来的无数个时刻一样。它们注定要被遗忘。那让人不禁开始怀疑,时间的连续性在哪儿终止呢。你们成了断断续续的人。

我是说。思考,是无聊的人最后的稻草。

Fantasy本身已经够美好,但求其次,只要有个idea也不错。

好像霸占着游戏机的小朋友,明明内存里只有那几个不甚满意的游戏,可就是迟迟不愿意放手。

我将认为,这是一种上瘾。

对不无聊的上瘾。

对有趣的上瘾。

人们把常常得见的事情视作理所当然,哪怕日复一日也不觉得厌倦。只要有趣便好。

这样人生便成了追逐终极有趣的旅程。

当只有自己觉得有趣的时候,你开始浑身战栗。

当只有别人觉得有趣的时候,你开始脸上发烫。

当所有人开始觉得有趣,那便是幸福吞噬你们的时候。

啊,那便是人生的秘密。

Seriously,还等什么呢。

我只希望一切都有趣起来。

那样,我也便不用一头栽进云端的世界里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