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之海

——在云端,寻找我的星匙。

在我的理解里面,旅游和旅行的含义不同。旅游,在于游览地点和景观;旅行,则在于行进的过程。旅行可能没有一个贯穿始终的目的地,它更散漫、更自由,但是必然也更耗费时间。所以,更经济、更高效的方式,就是旅游了。这种强烈目的性的行动,自然有强烈的回馈。我希望这样的事情试可以存在的。

Read more »

今日游了圆明园。南进南出,自成循环。清风从过,巨风藏其间。动物以鸟类为主,辅以湖中的鱼。

Read more »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本文为写给学堂在线疾风计划的同学的一些学习经验分享。因时间仓促、知识有限,难以面面俱到;仅供参考。

Read more »

林伟在《人工智能的新数学》主题报告中,指出人工智能中经典的数学工具,有以下四类:

  • 概率论、数理统计;
  • 数值代数、数值分析、最优化;
  • 经典分析、函数论(比如深度学习的逼近论相关知识);
  • 计算机科学基础,包括离散数学、理论计算机科学。

经典数学工具对于学生而言,是最应该掌握、最核心的工具。

Read more »

又到年关。日月斗转,岁岁轮回,如是。时间过得不慢。

随心而迹。看得到人生轨迹,却看不到时间以外的故事。

跳出来,人生也便失去了意义。面对无意义的自我,要去哪里寻求动机呢?

想,只熨平心绪。爱,在时间以外。

Read more »

高等计算机网络。深入学习计算机网络体系结构、协议和算法,了解掌握计算机网络的最新研究成果,学习计算机网络的基本研究方法并能够初步开展计算机网络领域的相关研究。

Read more »

这篇文章主要是记录学习吉他技术的一些笔记。

上次上吉他课还是大一。高中就因为某些神奇的原因入了吉他的坑,不过一直停留在5325和天空之城前两小节的地步。是的,我还是不想放弃,荒废得太久,有时会感觉到目标和自我的位移。相去甚远。所以我又开了一个巨坑……音乐确实可以使我安静,使我什么也不想,它也可以使我更稳定地想,更感性地想。无论如何,都是极好的。

Read more »

那天我看到一颗星星,我想把它摘下。

而我只有我的百尺危楼。


我在地面奔跑,我追逐晨昏线的移动。

在奔跑的过程中,我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在奔跑的过程中,我从黑暗的森林中穿过。

在奔跑的过程中,我始终抬头看着那颗星。

我有时会跨过极点,看到天空中曼妙的七彩极光。在这虚幻寒冷的自然幻象中,只有我的心还是滚烫。

流动的空气,星星闪动。

我看到了璀璨的星海,可我只注意到那颗特别的星星。

风很大。淹没了一切声响。

我跑过平原和山川,我似乎感到远方那颗星,隐隐的势。

Read more »

星种,又叫做群星的孩子。但这又不意味着他们即是全部通过体外培养而诞生的,但是,她们都出生在大气层以外,活在真空的包围里面。

我突然不想继续看论文了。一种情绪蔓延了身体,终于我打开了一个沉淀了一年多的文件。我看空荡荡的内容,只有那名字让我回忆起,那快要消失在记忆中的感觉。我终于开始书写起来。

她们离地球的距离从来没有很近。大概在拉格朗日点之外。

她们乘坐的空间站很大,比几个世纪前的初代空间站大上太多——好像蚂蚁和巨象的区别。空间站里面已经有了完整的循环系统,现在它只需要安静从太阳帆上汲取几十亿公里外聚变反应的余热即可。无论是物种、空气和水,她们的生活实现了和母星的初步隔离。

是的,这种平衡并不是一个可以很好维持的状态。于是,从母星到空间站的运输飞船总是以一种非常固定的频率在茫茫深空中奔波,运送的主要是核能原件和,和特产。空间站自身还不具备大规模量产的安全核产业链,因此,她们使用的所有的高能设备都是从母星进口而来。特产……这倒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了,有的人真的会购买那些千里迢迢的产品来满足口腹之欲,但大多数则是另一种特产——那些有着母星的烙印的纪念品。

思乡的人会做出不可理喻的行为来,但这也是一种理性。

Read more »

我独自存在的思考,便是在球形容器中无它的沸腾。这时我便可以随心所欲。

我向往着脱离,我向往着抽离,我向往着疏离。

是的,总结,就是离去。思考最纯粹最理性最本质的东西。

感性只是一个人不愿意面对赤裸裸的理性的包装,但这不掩盖它仍然是规则演绎的结果。

当我气息迸发,我想象自己不属于我,从黑暗的外维静静感受。

Read more »

单分类(one-class classification)是针对只有正样本的数据集所使用的分类方法。它试图从数据集寻找模式,因而从更大范围的假设空间中有效地将正样本和潜在的负样本分开。单分类算法只关注与样本的相似或匹配程度,对于未知的部分不妄下结论。

Read more »

一开始可能想的是,要做一个考研的总结。后面渐渐心思转移,想到这不过是平凡的岁月之中,何必花哨,何必巧立名目。我倒不是说,考研的象征意义于我,可能比实际意义更为凸显。我只是说,这是现实的情况之下,必须要走的路。那么,必须要走的路,去探讨其意义则显得尤为夸张——至少我不愿意去做这样的解说。恰逢年中,一般此时,在任意一个过去三十年间早已尘埃落定的季节,我们仍然在静悄悄地等待。我不禁思考起来自己走过的人生之路以及何去何从——倒不是说充满了被动,只是掐指一估,认真思考的状态好像又隔绝了时空,那距离甚远了。我开始惊醒,终于物理战胜精神,现在我要去追逐那一点平衡。

Read more »

生命从一开始就应该是悲观的,因为它将经历有限的时间,做出有限的影响,最终完成有限的使命。这让生命蒙上灰暗的色彩,它也无法被去除。于是又期盼长久的生命,来改造这有限性。

人的寿命在延长,但也在相对地缩短。信息海量淹没了我们从前的认知,也导致我们无暇去认知。我们又被这有限的认知给束缚。于是,要精打细算,精心设计认知的领域、方向和程度,这让我们无比沉浸进去,甚至忘了这是根深蒂固的束缚。它在社会的潜流中,完成了改造。我们再次被这有限限制,只是这一次连我们自己意识不到。

但无妨,大千世界蕴含了足够的随机,这使得仍然有少数一部分人获得了相对完整的认知骨架,他们虽然手握着脆弱、单薄的,承担了新的有限的使命——成为新时代的信使。

Read more »

我不禁开始思考。也许我太久没有思考。思维快要干涸。

多数人只有在无聊的时候才会尝试思考。这样子,思考作为他们摆脱无聊的工具。

Read more »